一冷就只知道吃羊肉,还有酸菜白肉锅啊!
来源: | 作者:biofarm | 发布时间: 2017-01-03 | 52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


上海是一个冬季不供暖的城市,降温的时候我们只能抱住胖胖的自己,
然后打开手机给自己点个温暖的食物,嗯!上次吃过羊肉炉了,这次换吃酸菜白肉锅。



…中田有庐,疆场有瓜。是剥是菹,献之皇祖。曾孙寿考,受天之祜。…

 【诗经,小雅,信南山(节录)】

 翻译:田中有茅草屋,田边有瓜。剥皮腌菜的味道很好,就献给祖先,孙子们就能长寿,也能受到上天的眷顾。

▸ :zu,酸菜,腌菜。


我们可以这样大致的理解,菹=酸白菜。

西元前10世纪的时候,我们的祖先开始吃白菜,应该说是白菜的祖先,一种叫“菘”的食材。





当物产丰余之后人们就开始想要长久地保存,历经吃货先祖的研发及改良,
知道有些加了盐巴的食材能引诱出一种神奇的东西,
他可以使得牛奶变乳酪、碎肉变香肠,白菜变泡菜或酸菜,这种神奇的东西后来人们叫他乳酸菌。



中国人对于白菜的忠诚度很高,从南到北都有以他为主的餐肴,身为十字花科的他,
没有卷心菜切碎后的辛辣,白菜是一种在料理上适应力很高的蔬菜,
很能适应外来的气息或香味,然后将之融为一体。


做成百欧欢酸白菜的大白菜就是如此,经过了270多天的发酵,
期间有花椒的陪伴,没经过沸煮过的花椒本身有他独特的清香,
开坛的时候白菜的味道比起他新鲜时更加浑厚,当然,还有那一股带劲的酸味。


琥师傅的酸菜白肉锅,有了这样的酸白菜打底就已经距离美味不远了。

一锅纯纯的酸菜、如冻凝脂的晶亮五花肉片,在酸菜和大骨汤汁里不断翻滚后夹出,
再蘸一层浓浓的香菜腐乳芝麻酱,每一口都饱含着东北的醇香及温暖。



天气不会等你穿暖了才降温,

就像琥师傅的锅物也不容等待,

售罄只是一下子的事,所以请好好把握!